丝瓜视频最新在线app

☆、05964-独一无二

我:“当年我娘选择云霞宗而非合欢宗待产也是这个原因吗?”

蓬长老:“原因之一吧。生育毕竟是一个很综合的课题,任何一点可能都不会源于单一因素。如果你相信你娘生下你是她做到了极致的结果,那么你便只能同时相信过程中她走的每一步都不是运气,而是深思熟虑后的必然。”

蓬长老:“极致往往只有唯一解,万亿条路中的唯一解,靠不了运气,只能是实力。”

我:“这份实力中还包括了重生吗?我娘的记忆会在她的某些灵魂因子中被完整保留,并当那灵魂因子构造出新生命后,在新生命中复苏吗?”

蓬长老:“记忆算不上极致解,毕竟能保留记忆的器物很多,动态的静态的存储都有,可即使是你制出的空道友,在完基于你的记忆而诞生后,他也发展得与你差别很大,而且越来越大。所以靠着记忆实现的所谓重生,其实不过是残破的传承,成就的是他人。”

蓬长老:“你想见到你娘在另一个身体中重新诞生吗?她像你这般被另一个家庭生出来,然后修炼、成长,学习新的功法,走入与上辈子不同的道,与你爹不会再成为道侣。”

蓬长老:“在姜琳死的那一刻,‘姜琳’的人生就结束了,即使她重新活回到这个世界,那也是另一个人。生与死不可分割,从生到死再到生,不是生与生直接相连,也不是生的直接延续。不会有同一个人。”

我:“……觉得你好像暗示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关于我的穿越、上辈子,但我没能领会到关键。”

蓬长老:“那就继续领会,顺着你的道去领会,领会出你独一无二的答案。希望有一天我能在与你论道时听到你的答案。”

我:“你不能通过观察我直接获知答案吗?”

蓬长老:“你表现出来后我才能观察到。如果你将之牢牢隐藏在你的内部,我便无从获知。还有一些东西,即使你想要表现出来、即使你已经表现了出来,但因为我不是你、因为我不完懂你的道,所以我也无法完理解你的表现,甚至即使你亲口详细解释,我也依然只能知道个囫囵。”

白纱连衣裙少女阳光倾落外拍人像图片

蓬长老:“独一无二的道,独一无二的修士,独一无二的答案,独一无二的世界。修真修到最后,是孤独的,也是包容的。”

☆、05965-死后

我:“冒昧地问一句,蓬长老,您还能活多少年?”

蓬长老:“我也不知道,千八百年应该没问题,如果之后我的修为进一步提高,说不定我还能活到下一次大灾难?”

后者不太可能吧?修真历以来没有活上万年的修士。

我:“还有起码千八百年的寿命,便已经让你感到紧迫了吗?以至于你今天这么对我……悉心指点,仿若遗言?”

蓬长老:“我的遗言肯定不会说这么多话。如果我真快死了,应该只会说一句话:我留下的酒你们用心喝,不要糟蹋。”

我:“你死后会化成酒秘境吗?”

蓬长老:“可能会吧,毕竟装酒得有好酒坛。我还要设置一些关卡,让我留下的每一滴酒都被适合的人喝,而不是被不喜欢酒的人当灵石吸。”

我:“你死时真的会留下很多酒吗?不是在死之前将你亲自酿的酒部自己或者送人喝光?大能应该可以提前一些时间预感到自己的死亡,那么便可以从容处理好遗产。或者你的遗产之一是炼制酒?你化出的秘境带有酿酒程序,可以不断产新酒,产很多种类的新酒,招待有缘人?”

蓬长老:“我死之后你可以来跟我玩玩看。”

我:“还不是定论吧?你死后会化为的形态,你未来秘境的功能,都还不是定论吧?都还有变数,所以便都还有琢磨的趣味。如果已都成定论,那么……是不是只要一天不成定论,你便一天不会死亡?你的生命终点是心灵麻木,而不是身体局限?”

蓬长老:“我又还没有成仙,怎么能就失去身体局限了呢?你们云霞宗的祖师爷便毫无疑问是老死的,他死之时肯定还有遗憾没有处理完毕,否则云霞宗的上限不会数万年被压在化神期。”

我:“也许这是祖师爷故意留给后辈弟子的题目?可惜数万年来本宗弟子们太驽钝,迟迟没有解题成功。希望在云霞宗毁灭之前,有人能弥补祖师爷的遗憾吧。我看我爹希望就挺大的。”

蓬长老:“化神入大乘,只要概率不为零,希望就都可以算大。”

☆、05966-桐树

我向蓬长老告辞,然后考虑了一会儿,选择去桐树城进行这次试验。

得知我选择的邵刚铭:“……你生怕沙盟无法程围观此事是吗?”

我:“云霞宗是我的主场,妖盟是你的主场,这两个地方都不适合我们俩平等配合。蓬长老说昆仑也不适合,类推十大其他家大概同样不行。去二三流门派借地盘显得像是我们仗势欺人……”

邵刚铭打断道:“包打听肯定不会这么想。”

我:“你觉得包打听专业报道的杀伤力比沙盟的自发围观低?”

邵刚铭:“针对你的报道,读者群也就是沙盟了,二者没区别。”

我:“既然没区别,那还是桐树城吧。凡人与修士都参与的占卜师比赛,成精的桐树与成精的布娃娃,吸灵阵与吸灵魂因子酒……觉得有缘。邵前辈当年看过那场占卜师比赛的直播吗?”

邵刚铭:“看过。那场比赛闹腾度太高,持续时间又比较长,完没看过的修士可能不多。即使当时没看直播,后来也很可能看过记录。凡人界那边直到现在都还经常把节选影像放出来让大众舔舔屏。”

我:“是啊,帮我新吸了不少粉。凡人界这么自发地帮我宣传,我亲自去凡人界刷脸的间隔时间都可以拉长不少。”

邵刚铭:“有沙专在,爱好美人的人就不会不知道你。什么时候沙专里完不放你的照片了,什么时候你再考虑自己被遗忘的事情吧。”

我:“但他们放得越来越节制、热闹度越来越低,还是有些让我惆怅的。肖像费占我总收入的比重越来越低了。”

邵刚铭:“那不是因为你其他收入越来越高吗?公开出售的通明果还是那个等级,但由于作为炼制者的你修为从筑基期升到了金丹后期,于是通明果的售价就翻倍地涨,明明现在出售的又不是你现在炼制的版本。”

我:“其实还是有变化的,现在出售的基本都是我金丹期以后炼制的了。虽然出售批次的更新比我的等级提升要慢,但也不是完停滞。”

我落到早已经成为了桐树森林的桐树城外,然后步行在桐树间穿过,一直走到最核心的那棵桐树面前。

我:“你好,还记得我吗?我今天来是想借用你的地盘一会儿,租用费好商量。应该不会对桐树们造成伤害,如果出现意外情况,我会尽量保证伤害不至于到不可逆的程度,赔偿也会尽量让你们满意。”

☆、05967-先开个头

桐树伸出一根枝丫到我面前,上面的一朵桐树花和十片叶子摇了摇。

我: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用你提供的花叶炼制通明果给你?”

桐树枝丫又摆了摆,然后九片叶子指向桐树、一片指向我。

我:“炼制成品我一你九?”

桐树枝丫点头状。

我:“成交。”

桐树小弟们立刻堆了一大堆花和一大堆叶给我,我也在它们堆好的同时立刻炼制出两小堆通明果,桐树老大取走十分之九,我收下十分之一,交易成立。

我将蓬沁儒长老给的酒坛放到地上,自己坐到了酒坛前,先示警:“这个酒灵气浓度极高,我会尽量引导,但你们自己也要注意防御。”

桐树沙沙响了几秒。

邵刚铭带着郝婷及其布娃娃出现在我面前,坐到我对面。

邵刚铭:“还是觉得不靠谱。”

郝婷:“裴少好。”

布娃娃散发出一些敌意。

我对郝婷说:“你好。小桶的意识体不出来吗?”

郝婷:“它害羞。”

我:“气势不像。”

郝婷:“色厉内荏。”

布娃娃的那用黑色纽扣做的眼睛微微泛起波澜,有什么东西冒出来了一点,但又很快缩了回去。

郝婷:“是我的错。小时候我将自己的太多负面情绪倒给小桶了,长大些后又有一段时间忽视了它、将它丢在仓库里不闻不问,所以负面情绪大概在它体内发酵,让它长出了刺。不过,它依然是温柔的,那些刺也不是用来伤人的,而只是用来守护我。”

我:“它得先学会守护的正确方法。”

郝婷:“我会与它一起摸索。”

我:“加油。今天只是先开个头,探索一些数据,以便于完善方案,并不会立刻上正餐。方案可能会需要多次调整,延续好几年,如果期间经常需要用到小桶,你能每次都陪它来吗?”

郝婷:“应该可以。我现在是自由职业,大部分时间都无所谓工作地点,陪小桶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我:“那么另一个问题,我的吸引关注度你是知道的,多次与我直接接触后,你肯定也会被大量关注,你能承受吗?”

作者有话要说:~,,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,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

Tags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