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客户端最新

>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

白崇山只坚持了一盏茶的时间,就在姜耀辉、乐天、公治乾的三人围攻之下,重伤被擒。

龙隐看着受伤倒地的白崇山,摇摇头说道:“我都不知道平时是怎么工作的,为什么会让武盟成了现在的样子?”“呸,窃贼!”白崇山还在强硬抵抗,“偷我武盟的龙渊剑,祸乱我武盟。还有姜耀辉、乐天们这群助纣为虐的狗贼,帮助窃贼祸害我武盟。等到武王和其他天位前辈回

来,我看们怎么交代。”

“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,居然还嘴硬?”龙隐哂然地看着白崇山,“原来的能力,部都是体现在了嘴硬上面?本来我应该把关起来,让好好看武盟的改变,到时候再来磨一磨的心性。不过现在世道不一样了,我实在没有时间和浪费。我就询问一句,接下来的时间,听候

安排可好?”

“窃贼,休想我回效力!”白崇山喝道。

龙隐瘪了瘪嘴,摇头说道:“那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。”

“怎么?难道还敢杀我?”白崇山冷笑道。

龙隐笑了笑,一挥手中的龙渊剑,白崇山的脑袋飞了起来。

看着白崇山脸上那不可置信的神情,龙隐淡淡地说道:“一个十重天而已,杀了也就杀了。”

乐天也是神色惊愕地看着龙隐,他本来还预估龙隐要白崇山来一招欲擒故纵的。

清纯美少女日本和服写真小露性感美背

昨天龙隐不就是这么对付他的吗?

但是,现在白崇山的头都被砍下来了,这应该救不活了吧?

真就杀了?

当确定龙隐真把白崇山杀掉以后,乐天反而有些心慌起来。

这现在本来就应该拉拢其他人的,结果直接把白崇山杀掉了,还能拉拢其他人吗?

反而是姜耀辉很是意外地看着龙隐,他前面见识了龙隐嘴皮子很厉害,还以为龙隐是个温和的人。

现在还没有上位就直接砍掉了原来的执法长老,这是个温和的人?

不过他心中反而对龙隐的手段有几分欣赏,要是一路都这么婆婆妈妈下去,还怎么统率武盟?

“把他的头收起来,到时候让其他人看看。”龙隐对公治乾说道,“以后,继续执掌刑堂,执法长老由姜耀辉担任。从今天起,执法长老和刑堂相互监督。”

“多谢盟主!”公治乾急忙说道。

姜耀辉也急忙说道:“盟主放心,我一定会监督好刑堂的。”

虽然这个任命没有经过正式宣布,但是,他们都觉得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看。

“古振宇调离刑堂,另有他用。”龙隐看着古振宇说道,“听说九重天巅峰,多久了?”

古振宇迟疑了一下,才回答道:“报告盟主,有四五年了。”

龙隐拿出一颗蕴神丹和洗心丹,给古振宇说道:“拿去突破十重天吧,现在就去闭关,突破十重天以后,来找我,我会给安排其他的事情。”

对于白崇山这样的顽固分子,他没有办法留着。

而公治乾这样爽快的墙头草,他同样也不敢重用。

倒是刚才古振宇没有动手,说明古振宇是有一定原则的人,这样的人,是可以稍微培养一下的。

“多谢盟主!”古振宇急忙道谢,然后接过了丹药。

他虽然对于龙隐刚才的行事不以为然,但是,丹药的好处,他又怎么可能意识不到?

尤其是对方是医道院的院长,当今天下最强炼丹之人,丹药自然是非常好的。

就说洗心丹,这在拍卖会上可是出现过,当时还拍卖了一百亿。

龙隐现在随手就给他了,他心中也不由得感激起来。

周围的其他人,眼睛也亮了起来。

他们终于发现,让龙隐来担任盟主,绝对是他们武王决定最英明的事情。

眼前的这个盟主,在成为盟主之前,可是早就有过显赫名声的啊!

这样的人成为盟主,会给武盟带来多大的利益,会给大家带来多少的好处呢?

一瞬间,姜耀辉和乐天就更加死心塌地支持龙隐,就连公治乾,心中也完倒向了龙隐。

龙隐对公治乾说道:“召集刑堂,宣布白崇山的事情吧!”

然后,他又把面容用巫术改变,把面具戴了起来。

武盟内部几个人知道没有问题,要是让更多人知道,他的身份就提前暴露出去了。

公治乾点了点头,急忙把刚才退开的刑堂众人召集过来。

众多刑堂之人,看到白崇山身首异处,顿时惊呼起来。

紧接着又看到了龙隐手中的龙渊剑,更是惊诧莫名,这是什么情况?

“们应该都知道武王的决定,拿着龙渊剑的就是盟主。盟主的身份,已经经过姜长老和乐长老认定,但是,白崇山却不认可王座的命令。

白崇山公然叛乱,所以,经过我和姜长老、乐长老联手格杀,以维持武盟的法纪。”公治乾神色严肃地对刑堂众人解释道。

刑堂众人顿时哗然,他们刚才就知道有人动手。

不过他们没有得到允许,所以没有前来观看。

在他们看来,刑堂有三大高手在此,再加上姜长老和乐长老,就算动手,应该是对付那两个面具人。

但是,现在被格杀的居然是白崇山?还是用叛乱的罪名?

“白长老怎么可能叛乱?们的理由,根本不能服众。”有人顿时质问道,“还请诸位长老和副堂主给我们一个解释,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,有什么资格成为我们的盟主?”

龙隐淡淡地笑道:“听的意思,和白长老很熟悉了?公治堂主,是刑堂最高的堂主,严格按照武盟的律令,立刻把刑堂内部给我弄干净。”

“是!”公治乾立刻回答道。

然后,他开始召集人手。

刚才反驳的人,怒笑道:“还没有当上盟主呢,就开始铲除异己了吗?就这样的人,也配当盟主?”

龙隐微笑着说道:“如果没有违反武盟律令,只要说得有道理,哪怕指着我鼻子骂,我也会听听的。但是,如果违反了律令,那我杀也是理所应当的。”“我在刑堂任职二十年了,自问从来没有违反律令。我现在就不认这个盟主,有本事,来把我给杀了。我叫宋清,履历可查,来杀我。”宋清怒视着龙隐喝道。

Tags :